首页 > 热点新闻

张颂文:名声在外的表演教练终于等到自己上场

 

在《扫黑·决战》中,张颂文饰演“双面人”县长曹志远

  ◆在漫长的时光里,张颂文慢慢积累自身的能量,等待合适的时机到来,成为观众心目中富有魔力的演技派。

  ◆随着好故事越来越多,深层次表演技能表现出的演员魅力会越来越有真正的“流量”。

  电影《扫黑·决战》上映十天,票房攀升至新片排行榜第三位。张颂文在片中扮演反面角色——“双面人”县长曹志远。欣喜地看到,张颂文这位演技出色,多年一直甘当绿叶的好演员终于等到了他的男主角时代。接下来,他还将在《革命者》中出演主角李大钊。

  张颂文的名字来自刘勰《文心雕龙·诔碑》:“传体而颂文,荣始而哀终。”在演员中,他确实也是个有古风、慢节奏的人:在漫长的时光里,慢慢积累自身的能量,等待合适的时机到来,成为观众心目中富有魔力的演技派。

  万物静默如谜:

  从演员指导到戏骨演员

  张颂文生于广东省韶关市,早年进入社会谋生,先后做过印刷厂工人、饮料销售员、空调安装工、酒店服务员、饭店经理、导游等职业。20多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后留校当助教,28岁第一次担任主演的电视剧是情景喜剧《乘龙怪婿》,之后演出了不少电视剧,但并未有一个角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拍摄《乘龙怪婿》时,应南方电视台的要求,张颂文临时为该剧成立“表演速成班”,这也是他第一次做表演指导。从这时候开始,他有了一个在圈内知名度渐高的身份:中国内地表演指导,经常现场教演员演戏,或授课传授演技。2008年,张颂文离开北京电影学院,成立“张颂文国际表演工作室”,致力于影视表演技巧及方法派表演的研究。对很多年轻演员或有志于从事表演行业的新人来说,他是圈内传说中的“张老师”,擅长调教年轻演员进入演戏状态。漫长的表演指导的生涯,他就像一位职业足球教练,但最渴望的还是自己上场踢球。

  张颂文指导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他演出的一部分,长期指导演员的旁观者的角度,能看出微妙细节对表演的影响。多出的时间去养他从小就极喜欢的各种花,和植物的相处过程是个哲学的过程,万物静默如谜,植物会用生长来回应种植者的付出,植物与人之间的神秘对话蕴藏在空气、水和肉眼可见的生长和四季轮回的灿烂释放中。十几年来,他不自觉成为了演员圈里的异类。闲暇时,他养花种菜,北京郊区住着的院落中有200多种植物,和周围的邻居也熟得很,今天给他两颗白菜,隔天来拿几个青椒,左邻右舍都拿他当好说话的邻家大叔。

  这种生活状态,与大多数职业演员年轻时期的体验都不一样,他有足够的时间安静,回想,养成了能够在最隐秘的细节中,辨认出寻常事物的不寻常的习惯。

  在《扫黑·决战》中,他扮演的县长曹志远一面是廉洁奉公的父母官,另一面却利用其公职权力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表面积极配合调查组的调查,但实际上设置重重障碍。张颂文在这部人物定位比较接近原型设置的电影中,努力呈现一个反面角色的不同状态,也就是和不同的人物对戏时的区别。和调查组的负责人——姜武扮演的宋一锐对戏时,他竭力表演一个有原则且温和有人情味的官员形象,请其赴家宴,也处处配合他的工作。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孙志彪在一起时,他愤怒,但又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样子。他恨弟弟给他惹祸,但这些年来,在他的纵容和保护下,他们已经盘根错节地长成了一个连体,在血脉和利益上都无法分离。张颂文的演技,体现在电影中的这些细节上:在面对调查组的绝佳面具式人格的表现,在决定杀掉利益捆绑的情人时流出的眼泪,在劫持现场的怒发冲冠和迫不及待地要杀人灭口,在最后被捉拿归案时大局已定不动声色地擦着办公室养殖的绿色植物。

  凡事皆有章回:

  从质感把握到细节营建

  张颂文的表演有个特点:对于塑造内敛的人物,他擅长设计细节动作;塑造富有感染力和情绪高峰的人物状态,也擅长制造特殊的情绪去感染周边。

  比较他主演的电影《西小河的夏天》中顾建华和《隐秘的角落》中朱永平两个角色,同样和小演员荣梓杉演对手戏扮演父子俩,顾建华是个向内的角色,在水乡小城的生活,人到中年,是学校里板正的教导主任,家庭中严肃的父亲,在平静的生活之下,内心渴望生活的突破和变化,渴望上升,被实习女老师的青春活力所吸引,儿子怕他,始终有点距离,张颂文演出了这个外表平静人物的中年危机的状态。有一场戏是拿到副校长办公室的钥匙,有上升空间,激动的手按在钥匙上,紧紧捏住的几个动作。另外一场戏是和实习女老师去舞厅,表达感情被拒后,淋雨回家,独自一人在房间里,从镜子的影像中表现出来的深受打击的状态。

  《隐秘的角落》中朱永平则是外放型的性格,他做水产生意风生水起,离婚后有新的家庭,和前妻儿子有点距离,但一直也以儿子的优秀为内心的骄傲。在扮演朱永平这个角色时,张颂文问了主创一系列问题:朱永平具体多大年纪?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学历是什么?怎么和周春红认识的?哪年结的婚?什么时候认识的王瑶?和周春红和王瑶分别结婚时摆酒的情况有何不同?在设计一些表演细节时,他把表演这件事情当成某种程度上的哲学意识的思量。

  张颂文在表演前对人性的深不可测做了预演和接纳,比起他之前的角色,朱永平身上有更多的释放,他释放了他的嘚瑟,他的悲伤,他对儿子的温情。他坐在车里,去救儿子时,浑身都演出了着急的状态。他也注重配戏,他虽然有很多年的表演经验,但并不限制对手小演员的表现,他配戏的时候给予对方充分的鼓励和肯定,对荣梓杉是这样要求的:放开了演,你怎么演爸爸都能给你接住。他对跟他演对手戏的演员进行判断,根据其动作、台词进行反应并作出真实的互动。

  除此之外,他也让环境成为角色的一部分,剧中第一场朱永平的戏,他和几位特约演员扮演的牌友对话时采用的粤语对白和“打金花”的打牌场景的设计,都是对环境、质感尊重的结果,好的演员给周围的人和环境都留了空间。

  电影《扫黑·决战》的正式表演之外,张颂文还设计了一段7分钟的无剧本独白,这段面对镜头的独白并非电影中的情节,而是他对曹志远这个角色做的人物小传。从这段独白可以看出,他尊重地面对演员这个职业,并且在拍摄之外的工作中积累和完成自己的进一步成长。

  总有一瞥惊鸿:

  好演员的时代已经到来?

  “文艺演员”这个概念尚有待商榷,但确实有一些电影演员的演出生涯打上了文艺及小众的标签,他们在人们的印象中,有名气,有资历,但与流量的关系不大,也似乎一直保留着与观众的疏离和距离。像张颂文、秦昊这样在艺术电影中出现率较高的演员进入大众视角,万茜、刘琳等勤奋低调的演员在专业演出20年后方大火,是否意味着好演技的时代到来了?

  曾经演员的创作生态比较单一,在较长时间内都是流量小鲜肉们的天下,但随着影视剧的故事创作越来越好,整个制作大环境的水准提升到一定程度,观众的鉴赏能力也随之提升的时候,也意味着没有演技,颜值先行流量为王的时代会逐渐过去,随着好故事越来越多,深层次表演技能表现出的演员魅力会越来越有真正的“流量”。对于演员来说,年纪轻轻一片成名固然极其幸运,但年少成名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可能会缺少一段默默投入,锤炼演技的过程,而人到中年因为演技出色而获得关注的演员,他们反而有更多广阔空间。

  (崔辰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地图 山东群英会安徽快三 足球彩票频游戏 足球彩票天津时时彩
申博游戏官网 太阳城美女荷官 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ag娱乐平台现金开户登入 通宝娱乐官网 pk彩票游戏直营网 驴彩平台登入
山东群英会台湾宾果 山东群英会北京快乐8 山东群英会江苏11选5 山东群英会分分彩
山东群英会上海快三 山东群英会安徽快三 山东群英会江苏11选5 足球彩票斯洛伐克28
958PT.COM XSB158.COM 768jbs.com 387PT.COM 984XTD.COM
888xsb.com S618D.COM XSB183.COM 66sbib.com 957SUN.COM
868XTD.COM 688XTD.COM XSB687.COM 131sj.com S618Y.COM
S618J.COM 8AQS.COM 297PT.COM 518XTD.COM 989jbs.com